搜索

010-65023289

王忠敏理事长7月12日节能有道主题讨论的演讲:(二)智慧能源的特点

浏览:54 发表时间:2017-07-19 00:00:00

    感谢“节能有道”的再次邀请。2015年10月14日,节能有道曾经做过一期节目,让我来主讲,题目是《智慧能源产业创新与能源互联网》。当时我在北京,好像是第一次有人在异地开讲。今天我在伦敦,时差七小时,我们又有机会在一起讨论共同关心的话题。这不但要感谢节能有道的精心安排,感谢各位义工的辛勤工作,感谢主持人,还要感谢腾讯,感谢为我们创造这么多方便的微信和互联网。

 

智慧能源的特点

 

       智慧能源和能源互联网近年来成了国内的热点,或者说炒成了热点,这种现象并不奇怪。

       一方面,中国社会在迅速发生着改变,房地产、股票、共享经济和去产能、打假,经济趋势扑朔迷离交织在一块,混杂在一块,搞得人们找不到感觉,大量的资本找不到出路,相对过剩的人力资源要解决就业需求。更主要的,社会导向也出了问题,大家都在想赚钱,最好一夜暴富,在这浮躁的社会心态下把一些概念拿来炒作,奇怪吗?不奇怪。

       可炒作使人真假难辨,也妨碍了技术进步和发展,所以节能有道要在这里发声,要去伪存真。

       从2012年开始,我和一些先行者开始研究智慧能源,最初的一位叫王毅,是清华大学的老师,我至今没有见过面,他写了一本书就叫《智慧能源》,讲的是一家叫银江股份企业实施智能管理的事。这是我学习智慧能源的第一个老师。

       第二个老师是刘建平,他是个有思想,有学问,有报负的专家学者,他带着另外两位博士写的书叫《智慧能源——我们这一万年》,读后很令人脑洞大开,长知识。我很感谢他对我的帮助和支持。

       就在这个前后,里夫金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一书传到中国来,系统地论述了基于可再生能源的能源互联网,我从中领悟到智慧能源与能源互联网的关系。

       正是这些老师、专家和学者把我引到这条路上来。

       我思考的是三个问题:智慧能源很好。能源互联网也很好。可是第一,两者之间是什么关系?第二,从产业和技术层面上应该做些什么和能够做些什么?第三,如何使这两者落地。

       考虑的结果就产生了两件事。

       一件事是促使我写了关于智慧能源的第三本书,叫做《智慧能源——产业创新与实践》;

       另一件事就是发起成立了中国智慧能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

       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做这两件事?因为要明确智慧能源产业的概念。

       概念是知识的累加和抽象,但知识并不等于技术,技术也并不等于产业。

       没有技术和产业就不能直接形成社会生产力。

       不能形成生产力就不能直接创造价值和剩余价值。

       不能产生价值和剩余价值,概念就被束之高阁,知识也就成了书斋收藏。

       就在我们刚刚研究智慧能源的事情不久,中国的股市一下子热了起来,许多会赶时髦的人在股市上包装,凡是涉及智慧能源概念的股票一律抢手。可是如果你要问问他们自己,什么是智慧能源?他们也说不清楚,说清楚才怪呢?这就是中国社会浮躁的现状。

       学术界也很浮躁。许多大学和机构也在炒智慧能源和能源互联网。这两个概念成了某些教授、学者、专家的口头禅。我不是说教授和学者们介入不好,是大好事。但是要做真学问,不做假学问,在中国假的、欺世盗名的事太多了,除了骗取名声,还可以骗经费,有些政府部门也愿意这样做,共同搞暗箱操作。误人子弟不说,也败坏了社会风气。

       话说的有点多,会得罪人。但我把它说在这里是不想再让智慧能源产业创新这件事染上污名,创新就是创新,要干干净净地创。

       智慧能源有哪些特点呢?有五大特点:

第一个特点:智慧能源不是能源,它是能源的管控方式。

       能源互联网不可能把煤炭、石油、天燃气、水电、风电、核电、太阳能、生物质能、用电、用热、制冷和节能减排直接组合在一起,从能源的供给端到它的需求侧有许许多多环节,所以智慧能源和能源互联网不是直接研究能源怎样生产和满足供给,而是研究如何管控、调配,达到最佳的合理组合。

       这个意义非常重大,既可以满足无限增长的能源需求,又能保障安全、保护环境,支持可持续发展。

       习近平主席2014年6月13日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上专门论述了能源革命,指出要在能源消费、供给、技术和体制上推动全方位革命,还要全方位加强国际合作,实现开放条件下能源安全。

       智慧能源产业创新和能源互联网实质上就是推动能源革命的技术举措和具体行动。

第二个特点:智慧能源强调的是跨界融合

       有些专家学者从自己已有的研究领域和工作范围出发,提出能源互联网是以电网为骨干和核心构成的,怎么可能呢?

       不错,许多能源是转化成以电力来供人们使用的,但是除了电,还有热、还要制冷,还有车辆和交通。特别是里夫金描述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讲述的全部是可再生能源,也就是现有电网以外的事。

       里夫金强调能源互联网有五大支柱:

       其一,能源将向可再生方向发展;

       其二,构筑物可以分成区块转换成绿色微型电站,就地收集再生能源发电;

       其三,开发新型储能技术,解决间歇式能源生产和存储;

       其四,利用互联技术使分布式微电网相互连成为能源互联网,及时传递信息,以便将多余电力销售给电网;

       其五,利用电力或插电式汽车实现绿色能源销售和使用。

       里夫金的这些主张对居于垄断地位的大网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于是就有了联网和脱网的争论。

       我不是技术专家,说不清技术上争论的焦点和难点。但我知道发展新能源,太阳能也好、风能也好、甚至水电和核电也好,都是为了替代传统的燃煤发电的。虽然会有个过程,但方向不可逆转。所以风电、光电不是为了装样子,做门面,建成了在那里弃风、弃光,甚至弃核、弃水;更不是一边建设新能源,一边还在建设传统能源。

       另一方面,我认为里夫金讲得也不全面。2015年请他来杭州的时候我曾当面问过他,中国的能源使用效率并不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他讲的能源互联网里并不包括这些内容,其实,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是能源互联网中天然的一块。我问他是不是这样,他当场回答:“Of,course(当然)”。

       说到节能,毫不客气地说,垄断的大电网并不见得关心。他们在发电端可能会精打细算,因为要降低成本,这是对的,客观上也会减排。可是发出来的电是商品,是用来卖的,消费量越大越好,越多越好,管你损失还是浪费?

       近两年用互联网的手段,他们搞了APP,插卡售电,看起来是便民服务了,可是预收的大量电费是占了谁的便宜?卖水也是,卖燃气也是,收过路费也是。这个问题消费者没有细想,想明白了,一定会推翻它,我敢肯定。


咨询电话

TEL:010-6502 3289


版权所有:智慧能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泰达时代中心4号楼1007


Copyright @ VillaGrandis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046988号-1